栏目导航
○书院研发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地址:
丰湖书院的人文历史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6-06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书院历来是承载精神气质和文化使命的标志及平台。丰湖书院典藏惠州精神,其“邹鲁人文”和“蓬瀛山水”为世人所景仰,其环境幽雅清静、湖光山色,成为惠州西湖之名胜。

  历史上,丰湖书院驰名岭南,是广东四大书院之一。早在7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,原市政府背后的银冈岭就创建有讲学的“聚贤堂”,10年后被改为“丰湖书院”。明代,书院逐渐荒废。清代康熙年间,惠州知府王瑛在这里恢复“丰湖书院”;嘉庆年间,大规模修建丰湖书院,聘名士宋湘为山长。这一时期,“从者云集,人竞向学”,书院进入一个新的鼎盛时期。19世纪的丰湖书院,已是闻名岭南的著名书院。近代,书院改办惠州中学堂、惠州中学校和惠州师范学校。20世纪70年代末,国家恢复高考后改办惠阳师范专科学校、惠州学院。由于年事久远,朝代更替,丰湖书院原来的房舍已荡然无存,但她对惠州文化所起的作用永载史册。 丰湖书院创建于南宋时期,在宋代大办书院的历史潮流推动下,南宋淳祐四年(公元一二四四年),惠州太守赵汝驭在惠州银岗岭(今南门路银山大厦所在地)创建“聚贤堂”,纪念唐、宋以来对惠州经济文化最有贡献的名儒“十二先生”,(陈偁、苏轼、唐庚、陈尧佐、陈鹏飞、古成之、张宋卿、留正、许申、苏过、陈瓘、陈奂),并作为讲学援道的场所。

  银岗岭,是惠州西湖胜景“开元佛迹”所在地。宋代余靖在《开元寺记》中生动描述银岗岭的山水:“重岗复岭,隐映岩谷,长溪带蟠,湖光相照,探幽赏异,一郡之绝”。唐代建造的开元寺是惠州“祠宇最壮、最胜之寺。”从东晋的龙兴寺至唐的开元寺,至南宋的聚贤堂,在惠州文化发展史上具有历史意义。

  十年后,宝祐二年(公元一二五四年),惠州太守刘克纲就进一步把聚贤堂改为书院。按当时书院组织改组。“以州学兼山长”(院长)“挑选有志尚的生徒,讲习其中”。作为惠州府的最高学府,并以惠州西湖命名“丰湖书院”(宋代对惠州西湖一般不称西湖,爱称丰湖)。刘克纲并扩建堂舍,在原来的“稀是堂”后面另建“十二先生祠”。西面,又另建“六君子堂”。“南辟四斋,立三门”,作为讲习场所。

  宋代三百年间,惠州府六个县共有进士五十三人。归善(今惠州市惠阳区)进士留正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,封魏国公。李思纯、李思义、陈国翰、陈开、黎献臣都任过州官。州官薪俸二千石,后人称他们住地为“万石坊”(今市内中山南路)。悔蟠元、梁昭德、张宋卿等称儒林人物。 景定二年(公元一二六一年),摄守林畔在院前建“如沂亭”。经历宋、元之间的战火后,元大德三年(公元一二九九年),山长黄赵孙重建。

  明代,书院几度兴废,岭南文化己同全国一样。由于惠州城市建设扩展及惠州西湖声誉日高,国内很多名士南来惠州兴办书院,如“濂溪书院”、“天泉书院”等(不久便废),与丰湖书院竞相传道讲学。著名教育家、哲学家王守仁(王阳明、公元一四七二年至一五二八年)亦曾来惠州。他的学生薛侃在丰湖书院讲学,传播他的学说。

  明代,惠州府有进士四十四人。归善进士叶梦熊官至兵部尚书,赠太子太保,留下相当价值的著作。杨起元官至吏部侍郎,对文学和理学都很有研究。他和叶梦熊的著作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叶梦熊、杨起元、叶萼、叶春及、李学一等被尊称为“五先生”。车邦佑、曾守约、张萱、李树勋、韩日瓒等分别在政治、武功、学术、文学等方面有一定成就。郑维新在嘉靖七年(公元一五二八年)写成《惠大记》)。

  明代末年,阶级矛盾尖锐,社会动荡。丰湖书院门庭冷落,逐渐荒废。 清代初期,清统治者害怕书院传播反清爱国思想,对书院多方限制。后来清政府提倡理学,开始有一些地方官吏自行设置书院。清康熙二十三年(公元一六八四年),惠州知府吕应奎“奉令捐薪”建西湖书院,购黄塘锦衣园部分地基。又称“义学”。

  康熙三十三年(公元一六九四年),惠州知府王瑛鉴于惠州各地教育事业凋零,乃买锦衣园及“义学”地基以为讲学习诵之所,复名丰湖书院(原艮岗岭丰湖书院旧址,清代改建“长寿庵”。后经多次重修,直至近代)。

  锦衣园即“泌园”,是明代叶梦熊的别墅。坐落在今丰湖半岛北端,三面环水(今惠阳区师专主体校舍位置),是当时惠州西湖著名的园林建筑之一。叶梦熊“买得龟峰千顷波,增筑楼台三百堵”。巧妙地构成“疏栏架槛通间地,画舫传觞接水篱”。楼台掩映,景态万千,称为“西湖佳丽处”。明亡后,“泌园”虽已衰落,但还是爱国志士交往之地。叶梦熊之孙叶维城与号称“岭南三大家”的诗人屈大均、陈恭尹、梁佩兰及其他一些明末遗臣、名儒,就在这园内写下很多爱国诗文。

  王瑛重视文化教育建设,同时重视风景园林建设。他的《丰湖书院记》,详细阐述他的教育思想:

  “土地人民,国有之宝。因其高下而修之,因其知能而教之,则为政之所先也”。“然古今为政知养教人才者犹不乏人,至于点缀湖山,则或以为无益之费,岂知山川之有助于人文若此也”。

  王瑛重建丰湖书院,尽了很大努力。他筹划经费,“买金龙镇等处田,岁收租五百余石。置水口圩店房,岁收租四十余两”。对“贫而愿学者,给以膏伙之资”。“岁有赢余,稍为修葺书院,点缀湖山之用”。“建堂舍二十四,以为讲学习诵之所,修建亭、榭、台、沼,以为游息之地”。他延聘名儒来书院讲学。还做到“政暇,课生徒学业其间,因以登临啸咏”。

  不久,提督王文雄在书院西侧营建“御书楼”,把康熙皇帝御书杜诗四句:“今代麒麟阁,何人第一功,君王自神武,驾驭必英雄”。摹题于石,供奉楼上。

  自丰湖书院重建后,“士之读书奋起,以得科名者,不乏其人。而远近亲朋,相与扁舟湖上,一唱一酬。篇什流传,颇极一时之盛。”

  雍正十一年(公元一七三三年),清廷颁布“谕旨”,命各省省城设立书院,并给一千两艮子为开办费。确定“书院是古侯国之学”(相当于“省立大学”)。于是各省纷纷设立书院,再度掀起办书院的热潮。

  嘉庆五年(公元一八○○年),惠州知府伊秉绶以“国家尊崇正学”,应“十州人之请”,“费白金五千两”,大规模修建丰湖书院。次年(公元一八○一年)落成。聘名士宋湘为山长。宋湘并为书院正门题额及撰书对联。

  伊秉绶号墨卿,福建汀州人。是清代名宦,又是名儒、书法家。“工古隶”。他别具风格的隶书称为“伊隶”。他对惠州的文化教育和社会经济都有建树,惠州人民在书院东侧建“伊公祠”以为纪念。

  他在院内立石撰述他的教育主张:“学者,学圣人也,学为人也。人虽谦让,未有让不为人者,而奚辞乎。将与守白鹿洞之遗规,孜孜矻矻,勉乎言与动,以求慊戒欺,以后可为人,可以为贤为圣”。又在院内大堂壁上题隶书“敦重”二字,并写跋阐述:“人需厚重也,重则威仪整,学问固。所以语云:‘君子不重则不威,学则不固’,是之谓乎。余故于厅内题‘敦重’二字以铭之”。他继承惠州西湖古典园林建筑传统,建造各种房舍。先后建成“乐群堂”、“澄观楼”、“夕照亭”、

  “风浴阁”。“面积广百亩”,超过前代规模。他并制订书院各种制度,订立学规,开拓经费来源。

  宋湘,号芷湾,程乡(今梅州市梅县区)人。是诗人和书法家。学识渊博,才华横溢。主讲丰湖书院期间,四方学儒云集,使书院声名大振。他著有《红杏山房集》十一卷。其中在丰湖书院期间所写的诗篇,集为《丰湖漫草》一卷、《丰湖续草》一卷。临别书院时,在院内澄观楼壁上,写下《五别诗》。晚清诗人丘逢甲誉为“米颠书法杜陵诗”。

  嘉庆二十四年(公元一八一九年)惠州知府罗含章一到任就亲自过问丰湖书院。采取很多措施,“正其趋向,发其志气,增其书舍,厚其膏伙,严其考课,亲为讲解文字”,针对当时书院经费不足,教师待遇低微,学生生活困难的状况,带头“捐廉四百两为倡,上下响应,得一万四千五百两,发归(善)博(罗)当商生息”,作为书院基金。并建立财务规章:“立支销章程,勒石碑,通详立案”。“两县绅士轮管,岁上出入之数于官,各属绅士得会校稽查之”。要求教师质量和提高教师待遇并重。“掌院老师须两榜,品学兼优,绅士请府聘任。束修三百两,伙食八十两,贽见节仪合四百两,月米二石。监院,谷四十石”。对学生则按不同班级,提高生活补助待遇。于是,书院进一步巩固发展。“从者云集,人竞向学”。进入一个新的鼎盛时期。 十九世纪的丰湖书院己是岭南的著名书院,既是惠州的最高学府,又是惠州西湖的优美园林胜迹。 民国23年(1934)秋,陈济棠创办省立勤勤大学,校址广州石榴岗,并设附属中学,校址粤秀书院街。民国27年(1-938)秋,勷勤大学停办,附中改为省立教育学院附属中学,迁校于开平百合圩。次年秋,省立教育学院改办省立文理学院,附中亦随之改名为文理学院附中,迁校于乳源,年底再迁于连县东陂。民国33年(1944)附中与学院分离,独立办校,校名定为省立粤秀中学。民国35年(1946)3月,校长钟国鑫率校从连县迁驻惠州丰湖书院(原省立三中校址)办学;同年6月奉省令改办省立惠州师范学校。从此,惠州学院的前身,由广州-开平-乳源-连县-扎根在“人文古邹鲁,山水小蓬瀛”的丰湖书院遗址。

  据黄定国先生考证,导演外来学校强占“丰湖书院”旧址的校长钟国鑫,原系惠阳水口人,早年就读于省立三中,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,在当时省教厅有一定的“背景势力”。钟对对惠州丰湖书院这块钟灵毓秀的“风水宝地”垂涎,于是“棋先一着”,1946年1月取得省教厅的支持,以“教厅有权处理使用全省省立学校业产”为由,将省立粤秀中学迁驻惠州原省立惠州中学校址。

  与此同时,惠州的骄傲,“丰湖书院”的正宗继承者,“开创了惠州近代中等教育先河”的“全省最早的三所省立中学之一”广东省立惠州中学,“由于原址早在同年三月已给从连县迁来的省立粤秀中学进驻,只得改在县城的旧学宫(现桥东惠新东街1号)复校”,这就是后来的惠阳高级中学、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母校。